唐斯母亲肺炎去世,一篇价值百万的古药房,我的下巴掉了!

点击数:7
发布时间:2020-7-31 20:25:24

萧离没等到回答很糟心,但是比不上眼前的桌椅更让他糟心,说真的,他一点儿都不想坐下来,但是又不得不坐。所以他艰难地比较了一下三张桌子,选了一张自以为最规整最正常的中间那张,然后一脸慷慨赴死地走过去。

  赵夏艳当全职主妇那么多年,上课对于她来说,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,因此在去烘培班上课的第一天,赵夏艳颇为不自在,硬是磨蹭到上课时间到了,才慢腾腾走进教室。好在这个班上的同学也都是第一天上课,彼此也不熟悉,在别人主动搭讪接触后,赵夏艳觉得其实上课并没有她想象的可怕了。

  “她只是自己没脸活下去了,哧,有一个当小混混的哥哥,还住在清泰路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,谁知道她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病,哦对了,她还和小混混厮混呢,或许是被弄大过肚子又抛弃了,或许是染了什么治不好的烂病,自己也觉得不该活下去了,她死了倒还干净呢,一了百了,祝她下辈子投个好胎吧。”

这么多人为他加油还不够么?难道就差她一个么!她摸着自己发烫的脸,轻咬嘴唇,心里忍不住埋怨顾响,可是又很清楚,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,谁让自己非要挑了这个时候喊呢,喊就喊吧,还这么大声,所有人都听到的那种。

  作为妻子,赵夏艳真的已经无可挑剔了,她虽然也有一些小毛病,例如唠叨,例如抠门,可那都是无伤大雅的小问题,换做任何一个还有些良知的男人,面对妻子这般无私的付出,恐怕都做不到无动于衷,还毫不留情地伤害她。